首页 安卓游戏 安卓软件 苹果游戏 苹果软件 专题 最新 分类 排行

本类精品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v1.0.7

  •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v1.0.7
  • 软件大小: 94M
  • 更新时间: 2018-10-10
  • 软件语言: 英文
  • 软件等级: 6级
  • 软件类别: 国外软件 / 免费软件 / 卡牌棋牌
  • 官方网站: 暂无
  • 应用平台: Android

文件大小:94M左键点击或右键另存为下载更多下载地址...
好评:50%
坏评:50%

软件介绍

苍青的海市蜃楼是moefantasy制作的一款比较传统的日式抽卡游戏,战斗系统像植物大战僵尸,技能搭配可以再下点功夫增加些有趣的技能,目前航母很强但不希望无脑削弱。希望玩法能再丰富些,现阶段不氪不肝,舔就完事了。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

苍青的海市蜃楼开始的故事

实现了三级冷战...高速的经济增长,俄罗斯正在扩大其影响力开始与北约的阵营冲突与国家和亲俄派的手中,包括美国在内的配对。在双方的对峙加剧,私人军事公司NeoForce将与世界上最好的Maximus希尔伯特的技术和开发能力来确定。几年后,使用模拟军舰的装备,特种部队是新成立的新部队海军舰队。

在那之后突然出现了神秘的“深海船”,其力量超越了每个国家的海军。唯一的计数器装置,留给每个国家,减免适用于新部队海军编队,......有没有除了要求他们深海船击退人员和不明身份的敌人“深海船” ......?为什么他们继续战斗......?开始她自己的故事继续战斗的新部队人员现在... 

苍青的海市蜃楼游戏系统

◆全面战略海战模拟RPG 

新部队海军舰队司令,充分利用兼容性,各种不同技能舰种的装备,让我们带领海军战斗将实时推进到胜利。操作不好而忙碌的朋友,可以也可以选择,如“AUTO”,“准”留下来的人员的所有动作。

◆严肃的世界观和完整的原始故事

每当我们推进该地区时,真相就会显露出来。

◆出现富有的船员和人们

新力量,我喜欢(角色)的人员,可在船舶司与美国的战斗系统支持,还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谈话。

苍青的海市蜃楼游戏剧情翻译

好想看月亮

好想看那美丽的月亮

明明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却一直这样想着

“夏雾。。”

这声音在叫着谁

这声音在叫着我

这一瞬间我明白了

“提督。。”

我是特Ⅳ型驱逐舰“夏雾”

他是我的提督

好想和提督,和这人一起看那美丽的月亮啊

明明从来没看过真正月亮。。。

提督:醒了吗?太好了,让我有点着急呢

胡德:海军本部的异常状态解除了。异常原因暂时不明,一会儿就去总结做报告书。

提督:一直帮忙辛苦了。。。夏雾?

夏雾:是

如此慌张地站起来,有点难为情呢(原文:荒てて立ち上がって、なんだか情けない。求大佬。。)眼前的女性向提督行了个礼便离去了。

夏雾:提督,刚刚那位是?

提督:啊,她是胡德,第一舰队的旗舰,人事计划的负责人。我想你刚刚起来还有点混乱,但是没有时间了。详细的事情一边绕着母舰走一边说明。

夏雾:诶?嗯,明白了。请多多指教。

这样的啊,从今以后这个母舰就是我的家了啊。稍稍有点不安。。。必须早点适应新的生活。。

苍青故事剧情用的句子还是简单的,不存在啥口癖(玩的其他一个游戏里人物基本都有口癖,必须自己读出来才能理解意思)。日语浑浑噩噩学了一年考了个n2,请多多包涵(′・ω・`)(感觉日语学久了中文语言组织起来怪怪的。。。)

1-1

natsukiri's view

夏雾视点

ネオフォース母舰指挥塔59层 参谋本部会议室

星期四 11:02

马克思:那么,各位。

现在就开始定期会议了吗。被提督和胡德带到这里,好紧张。。。第一次来参谋本部。那边那位是ネオフォース的最高领导,马克思。虽然他没说几句话,但是觉得好厉害啊。啊,仁淀也在,她在笑着向我挥手。我想都没想就挥手回应了,明明是定期会议,没弄错地方吗。。

马克思:伊吹。。今天不在呢。那么克劳塞维兹,先做定期报告。

克劳塞维兹:嗯

第三舰队的参谋,克劳塞维兹。外表看起来很凛然,但是是个会教别人各种各样的东西,很亲切的人。

克劳塞维兹:关于深海舰队,这周没有特别显眼的行动。我推测她们在进行整备。

提督:那么前几天出现的深海的新舰种呢。

克劳塞维兹:现在正在紧急整理报告。

深海舰队,军事行动。。。来到ネオフォース已经几天了,感觉疑问越来越多了,可能因为开始习惯这里了吧。最在意的是深海舰队。人类的敌人,与我们拼杀的敌人。听说她们究竟是什么还不明。她们的本体,一切都不明。。。

马克思:嗯。。监视不能懈怠。继续强化预测出现地的安全体制。

克劳塞维兹:明白!

马克思:啊这样啊。。国际形势怎么样?俄罗斯那里有发表什么吗。

克劳塞维兹:官方没有任何发表。

马克思:这样哒,还没有啊。嘛算了,让我们现在开始讨论这件事吧吧,可以吧,密苏里?

密苏里:嗯,好的。

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握着世界的主导权,明明都发表了深海舰队是人类公敌的宣言,却什么都不做,把战斗的任务交给ネオフォース。虽然没和深海舰队战斗过几次,但是从她们没有宣告就袭击来看,无疑是敌人。明明从理论来考虑应该是这样的。说不出来什么的。。。直感在告诉我什么。。。是错觉吗,可能因为刚刚进入这里,也可能只是不安罢了。话说,刚刚开始一直感觉密苏里在往这里看,虽然一直在笑,但是又感觉又不在笑。

马克思:嗯,胡德,你那里怎么样,把新人带来了吗。

胡德:嗯,这周只有一人。夏雾,做个自我介绍吧。没事的,别紧张。

夏雾:诶,不是已经做过了吗。(もうですか。)

一直在考虑事情,忘记了自我介绍的词。。。怎么办,浑身在颤抖。。。但是很不可思议,明明身体很紧张,大脑思路却很清晰。应该没问题吧。

夏雾:呼,啊,那个,我是特Ⅳ型驱逐舰,夏雾,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请多多指教。

俾斯麦:。。。。

嗯。。在盯着我?我做了什么啊

密苏里:诶,叫夏雾吗

虽然密苏里的笑容没有变化,但是感觉好可怕。

马克思:夏雾,新人必须做的事情,选择加入哪个舰队。之前听过这个事情吧

夏雾:嗯,这件事情之前从提督那里听。。。听过。(原文夏雾讲到一半换敬语讲的)

按照提督的话,貌似是自己选择舰队,由舰队的旗舰来决定的样子。

马克思:哈哈哈,这样的话即使不明白也没事(马克思对夏雾也是用敬语。。。)有些人应该是今天第一次碰面吧。好的,首先各位旗舰参谋开始做自我介绍。

俾斯麦:我是第二舰队旗舰,俾斯麦。

阿尔萨斯:我是同属第二舰队参谋,阿尔萨斯。请多指教。

啊,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精神十足。

俾斯麦:我们舰队被誉为ネオフォース中战斗力最强的精锐舰队。加入的话要有相应的觉悟。

密苏里:嗯,别这样说。

俾斯麦:你不服?

俾斯麦还在看着我,一边回应密苏里。

密苏里:我是第四舰队旗舰,密苏里。夏雾,我的舰队很自由的哦,加入的话一定会很有趣的哟。

俾斯麦:奇人舰队在说什么啊。

可能因为被无视了,俾斯麦总算把脸朝向密苏里,面无表情地淡淡地说着这可怕的话。难道说,这两个人关系很不好?

纳尔逊:こほんっ(不解,求大神)。我是第四舰队的参谋,纳尔逊。正如你所见,第四舰队就是这样的感觉。好了,克劳塞维兹,请。

感觉纳尔逊是个正经的人呢,太好了

克劳塞维兹:我是第三舰队参谋,克劳塞维兹。旗舰伊吹因为在做任务缺席了。第三舰队从各个方面来说战斗以外的工作很多。如果有兴趣的话请听我讲。

夏雾:谢谢。

胡德:已经到我自我介绍了吗?我是第一舰队旗舰胡德,然后。。

仁淀:我是参谋仁淀!也是轻巡和驱逐的教官。

马克思:让我补充一下,第一舰队使用的是不一样的指挥系统。最高指挥不是旗舰,是提督。。。这是昨天以前的事情了。关于这个事情让我发表说明一下。

夏雾:诶?

马克思:我想各个舰队事前应该收到今天进行正式的人事命令的消息了。从今以后,他从第一舰队指挥官,升职到舰队总指挥官,第二,第三,第四舰队归入他指挥下。

夏雾:诶??啊抱歉,声音太大了。

是不是因为别人都事先知道这个事情,貌似只有我一个人那么吃惊。。嗯。好羞耻。。

提督:明白!我会为了ネオフォース,竭尽全力!

啊,但是怎么办,不能以这个理由拒绝第一舰队。

密苏里:呐,夏雾?以这个理由拒绝第一舰队没问题吧。

夏雾:诶?不不,这种事情。。在说什么嘛。

怎么办,完全被密苏里看穿了。。。应该是表情太明显了,以后必须好好注意。。。。

密苏里:那么第四舰队怎么样?一定会很有趣的哦。

第四。。。但是密苏里有点。。

夏雾:对了,说起来第三舰队,伊吹不在吗?

克劳塞维兹:嗯,第三舰队的话由我临时担当。怎么样?有兴趣吗?

克劳塞维兹是个好人,第三舰队应该没事吧。

俾斯麦:。。。

怎。。怎么办,俾斯麦在盯着密苏里。啊。。虽然听了各位的结束但是。。。。胡德和仁淀也在,果然还是第一舰队吧。

夏雾:虽然机会难得,果然我还是想选择第一舰队。

马克思:嗯,胡德和仁淀都在,安心了。哈哈哈。胡德你怎么想?

胡德:诶,当然非常欢迎啦。

马克思:这样的啊,那么交给你了,胡德。

胡德:嗯,第一舰队现在开始准备接受新成员。

仁淀:哇,夏雾来我们舰队了。

夏雾:仁淀。。

密苏里:切。嘛算了,等会来稍稍谈会儿吧。

胡德:密苏里,戏弄我们的新人请适可而止哦。

密苏里:没什么,只是有点事情。

找我有事情?到底怎么了?

母舰名字原文是ネオフォース,词典查下来是霓虹灯(′・ω・`)所以直接打了原文。1-1下来大致的世界观已经出来了,还有母舰的基本情况。

1-2

俾斯麦:夏雾,会议辛苦了。

夏雾:诶,俾斯麦,阿尔萨斯。辛苦了。

会议结束走到外面,被俾斯麦叫住了。难道因为没有想到会被俾斯麦搭话,稍稍有点吃惊。

俾斯麦:刚刚对不起了,让你看到不好的事情了。

很在意刚刚的事情吗?原本以为是个很坚强的人,意外得温柔。

夏雾:密苏里的话吗。

俾斯麦:啊啊,虽然她的战斗力无可挑剔,但是完全不了解她在想什么。

密苏里:阿拉,能得到这样的夸奖,很高兴。

正好密苏里和克劳塞维兹从指挥塔里走出来。我在和俾斯麦谈话,正好密苏里和克劳塞维兹从指挥塔里走出来。一听到密苏里的声音,俾斯麦就皱起眉头。

俾斯麦:不是夸奖你这家伙。只是在陈述事实。

夏雾:密苏里,克劳塞维兹,你好。

克劳塞维兹:大家,在这里做什么呢。

夏雾:没什么,就是站着说两句罢了。

俾斯麦: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这样,再见。

阿尔萨斯:。。。。

什么都没有说就行了个礼,阿尔萨斯就跟在俾斯麦的后面走了。阿尔萨斯不怎么说话啊。。

密苏里:啊啦啦,逃跑了呢。

夏雾:那么,我也。。。

密苏里:等等。

感觉到了不妙的预感。明明说是有事情,但不是这气氛啊。

密苏里:真是的,又不带你走。明明只是有想问你的事情而已。呐,你——

密苏里突然靠近我,在我耳边低语着。那眼神充满着野性和欲望,好像蛇发现猎物时的眼睛。那充满诱惑的甜美的声音,好像恶魔与罪人低语时的声音。

密苏里:你知道什么吗。

一瞬间,感觉时间好像停止了。理性在发出悲鸣。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逃不掉。。。

克劳塞维兹:密苏里,玩笑开过头了,胡德会生气的。

密苏里:克劳塞维兹这样说了的话,下次再说吧,但是。。。夏雾也不知道啊,期待落空了。

虽然密苏里嘴巴说着“放过你了”,但她的眼睛完全不是这样说的。

夏雾:是什么啊。

密苏里:这应该是我的疑问吧。夏雾,你是NF-001吧,你都不觉得你是特别的吗。

克劳塞维兹:密苏里你一直说着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用些简单易懂的话说明一下不就行了吗。

密苏里:这样的啊。很抱歉。克劳塞维兹,因为较真过头了。呐,你知道托马斯。佩恩的一句话吗?无知便是罪过。我们说不定都是罪无可恕的罪人哟。

???:密苏里。

密苏里的身后,是谁?。。没见过的人呢。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密苏里的脸色突然变了。

克劳塞维兹:伊吹,欢迎回来。

密苏里:切。不好意思,伊吹好像有事找我,我先走了。

啊得救了,真是让人寒颤的说话方式。伊吹没有看我这里,转头就走了。远远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稍稍松了一口气。不想再对着密苏里了。。

夏雾:密苏里真是个厉害的人呢。她和伊吹关系也不好吗。

克劳塞维兹:嗯嗯。。怎么说呢,并不能说关系好,果然也不能说关系不好。。。

看来和密苏里关系好的人还是有的呢。

夏雾:即使这样。。。密苏里貌似知道什么事情的样子。

克劳塞维兹:001号的理由之类的?

夏雾:克劳塞维兹你知道什么吗?

克劳塞维兹:不,我不怎么知道。曾经从胡德那里听到过这个事情,大概是最初开始决定的建造计划,因为各种事情拖到了现在。因为被告知没什么特别的深意,所以我只听到以上的信息。

夏雾:如果不是这件事的话,其他的。。。比如深海。。

不经意脱口而出的话,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会说出“深海”这个词?

克劳塞维兹:嗯?深海舰怎么了吗?

夏雾:啊,不是。我在意的是什么,叫什么来着?

克劳塞维兹:在意的话,要问谁就好了?胡德或者仁淀之类的。

敷衍过去了吗?真危险啊,幸好克劳塞维兹看起来并不在意。

克劳塞维兹:夏雾刚刚来这里,所以一定有很多在意的事情。这是我的建议,不要太在意太多,向别人提各种各样的问题是一种学习。

夏雾:谢谢。

也许克劳塞维兹说得对。现在不好好问的话,以后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的。找个时间去试着问问胡德。敌人的事情也想知道但是。。。比起其他的我更想知道对于深海舰队我该注意什么。

1-3

ネオフォース母舰指挥塔52层 第一舰队旗舰办公室

星期四 10:01:08

胡德:进来。

夏雾:打扰了吧。

胡德:。。。

胡德那认真的表情,貌似在思考什么,但是和我眼睛对上的瞬间,马上回到了以往的笑容。

胡德:阿拉,夏雾,欢迎。怎么了?一脸为难的表情。

夏雾:实际上有些想问的事情。。。现在没关系吗?

胡德:嗯嗯,没事,说吧。

胡德这一瞬间看起来有点困惑,正在工作吗?虽然不想给她带来麻烦,但是我的直感告诉我还是问了比较好吧。

夏雾:胡德,深海舰是什么东西?

胡德睁大了眼睛。

胡德:是我们敌人,怎么了?

夏雾:有很多在意的地方。。可以的话能给我解说一下吗?

胡德:这样的啊。夏雾你加入还没有几天呢。这样的话,请坐。NIOS(原文二ーオス),调出深海舰的基本资料,权限NOF-3。

我刚在桌子的对面坐下,胡德的眼前的透明屏幕变成了黑色,开始显示出什么。

胡德:资料应该出来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

正如胡德所说,屏幕上出现了深海舰的种类,活动海域,交战记录。。。。各种各样的资料情报。NIIOS,全称应该是NeoForce Intergrated Intelligence Operating System吧。只是听说这是比美国和俄罗斯的C4l系统,还真的是方便呢。

胡德:深海舰的存在是在五年前太平洋上第一次被观测到。最初只能在特定的地方观测到,但是活动范围在迅速扩大,没有半年就接近各个国家的领海了。但是后来活动只限于公海和EEZ(排他的经济水域),没有侵入领海的记录。

夏雾:诶,但是被称为敌人是。。

胡德:因为在各国的排他的经济水域里,有调查船沉没了。好像原本因为本体不明,按照自然灾害处理了,但是一判明了这是有组织的行动的可能性后,一下子就变成这样子了。也就是说,各国重新考虑后觉得这是深海舰挑起的行动。

夏雾:这样的啊。不管怎么说可能有组织性的,可以这样理解吗。

胡德:错了哦。

夏雾:诶?

胡德:有海军巡行时与深海舰相遇,并进行了战斗,但是被打败得很彻底。。。然后又发生了好几次损害事件,失去了好几条军舰。很明显这与深海舰她们有关联。那时的记录影像也有。放了哦。

画面上映出了那些体型娇小,但是周围包围着异样的气氛的“什么东西”。有着不明的生物组织,但是有手,也有脚。就像人一样。只是因为拍摄的距离太远了,无法判明她们是不是生物。

胡德:最初有各种各样的谣言,说她们是宇宙人,恶魔之类的。但是因为后来在海上发现了基地样的东西,得出了诞生源头可能在海上的结论。她们一般被叫做“深海的恶魔”,但是我们neo force称呼她们为“深海舰队”。那是军队,有组织,有兵器装备,有很高的战斗力,应该时刻警戒的军队。幸运的是,neo force有很高的技术,能够做出与深海舰对抗的兵器装备。也就是说,现在能和深海舰队对抗的,就是我们。

夏雾:嗯,我知道了。根据这个影片的话,还不知道深海舰是不是活体吧。

胡德:这现在还不知道。

夏雾:这样的话,如果考虑她们是生物群体的话,不就能解释她们生息范围扩大的理由吗?

因为无法得到真相,我感觉有点着急。但我不知道我因为什么而着急。只是。。感觉有点想吐(原文:吐き気がする)。情绪很差。

胡德:这样的啊,的确不能否定这种可能性。

夏雾:而且,如果她们有智力的话,不就有可能能和她们进行对话吗?

胡德:曾经试过,但是遗憾的是没有从那里得到任何回复。

夏雾:怎么会这样。。。

胡德:还有,根据西格斯比做出的报告,她们和其他的生物的行动模式有着微妙的不同。这也是我从克劳塞维兹那里听来的,你去问问她或许更好吧。

——突然,画面上的“什么东西”发出了尖锐声音。这听起来就像警告的声音。

夏雾:呀!

想捂住耳朵。但是我捂住耳朵的速度,不及声音传播的速度。已经迟了。已经来不及了。我听到了。已经听到了。

胡德:啊,对不起,被吓到了吗。我把音量调低了。

夏雾:请稍微。。等一下。。。。

胡德:怎么了?看起来有点不舒服。

我无法回答。感觉后背一直在冒冷汗。

胡德:脸色看起来很差。。。。没关系的,过去也有因为深海舰的警告的声音而感到一时不适的人。这是我的过失,抱歉。

夏雾:不不,不是胡德的错。。我没事了。

胡德:唔。。看来谈话就此为止比较好吧。因为详细资料的可以直接在NIIOS上查看,所以等你身体状况好一点了,再去看那些在允许查阅范围内的资料吧。

我虽然没见过,但我知道这不是“警告的声音”。为什么我会这样觉得?我到底。。。

1-4

neo force母舰 出击口前

星期一 16:07:13

夏雾:。。。啊,演习辛苦了,克劳塞维兹。

克劳塞维兹:是夏雾啊,辛苦了。诶,第一舰队应该今天有演习的出击命令,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夏雾:嗯。。其实我在等你。

克劳塞维兹:唔。。看你这样子,好像有什么烦恼。我知道了。但是我刚刚结束演习,先让我。。。。

夏雾:啊。。。对不起,应该很累吧。但是我突然来。。。这次还是算了吧。

克劳塞维兹:啊——不是这个意思。。先给我点时间去洗个澡,换个衣服。30分钟后,在第三舰队的会议室碰面可以吗?

夏雾:好。。好的。拜托你了。

密苏里:。。。。

neo force母舰,指挥塔48层 第三舰队会议室

星期一 16:35:21

夏雾:自从听到深海舰的声音后,考虑了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包括西格比斯的报告书,我已经读完了NLLOS上所有的资料。知道了很多是的,但是果然还是出现了无法接受的地方。原本想找胡德商谈的,但是不能让她再担心了。所以我想找克劳塞维兹问问她但是。。。。

夏雾:。。。。

纳尔逊:哎呀?怎么了?

夏雾:不不,没什么!

纳尔逊:哈哈哈,不用那么害怕。我不是像密苏里那样的怪人。

在去会合的路上,在走廊里遇到了纳尔逊。告诉她我想和克劳塞维兹商量点事情,她告诉我:“我正好也找她有点事情。”最后变成了两个人在会议室等待的局面。。。就这样尴尬沉默下去。找不到什么聊天的话题。。

夏雾:那个。。。密苏里的话,她一直都是那样的吗。

纳尔逊:是的,所以一直让人很困扰呢。

纳尔逊说着让人很困扰,但是脸上完全没有显示出讨厌的表情。

夏雾:俾斯麦和伊吹。。那个。。。

纳尔逊:啊。我觉得伊吹很靠谱。俾斯麦的话。。。唔。。。最近吵架比较多。或许应该和她好好说说了吧。

是和密苏里?纳尔逊,是谁啊?感觉我知道越来越多第四舰队的事情了。。

纳尔逊:对了,夏雾想找克劳塞维兹商量什么事情?

嗯嗯。。最不想被问到的问题来了。。。我觉得撒谎的话很容易暴露,更何况是对纳尔逊。怎么样可以敷衍过去呢。。。

夏雾:对了。嗯。。。实际上。。。

没有提前考虑对策。。。怎么办。。。

(咚咚)

夏雾:啊。

敲门的声音,难道是克劳塞维兹?

阿尔萨斯:抱歉打扰了。

出现的是阿尔萨斯,她那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头伸了进来。

阿尔萨斯:。。。。。?

不是克劳塞维兹啊。。。但是得救了。。。吗?

纳尔逊:呀,不是阿尔萨斯吗。找克劳塞维兹有什么事情吗。

阿尔萨斯:嗯。

纳尔逊:还真是奇遇呢,我们也是。

阿尔萨斯:嗯。

纳尔逊:。。不进来吗?在这里坐着等吧,顺便聊聊天。

阿尔萨斯:嗯。

夏雾:。。。。

原本以为得救了,但是会议室又安静下来了。。。会议室里响着挂在墙上的钟的秒针的滴答声。真。。尴尬,“顺便聊聊天”这话去哪了啊。这样的话,看来只能我来找个话题来聊聊了。

夏雾:各位,想喝点什么吗。。

克劳塞维兹:夏雾,久等了。。。。嗯?

正要进入房间的克劳塞维兹瞪大了眼睛。

克劳塞维兹:这是。。什么状况。。。临时参谋会议?这样的话仁淀人呢?

纳尔逊:不叫一下她吗?要不然的话现在叫?

克劳塞维兹:这样的啊。这样的话我去叫她了。稍稍等一下。

纳尔逊:不不不,只是个玩笑,如果你不当真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

克劳塞维兹:(深海舰的)地盘吗。。。

夏雾:是的。

虽然有很多想问克劳塞维兹的问题,但是纳尔逊和阿尔萨斯都在,看起来不行。。。

纳尔逊:嗯,虽然不是新的理论,但是现在再探讨一遍好像没什么意义。

结论的话,我觉得“深海舰不是生物”这个理论有些缺陷。

夏雾:从行动有很强的协调性来看,到现在为止深海舰队被看作有统一行动的部队,但是。。。我觉得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因为,到现在为止并没有观测到深海舰与深海舰之间的斗争,不能断定她们没有内部的斗争。

纳尔逊:哦——然后呢

夏雾:如果考虑深海舰这种生物是多数集合的群体的话,说不定对EEZ(排他的经济水域)的袭击是在地盘斗争中输掉的一方在迁移栖息地。还有一个。。。。我觉得她们袭击的目的不是为了夺取生命,说不定是想把没看到过的东西当做敌人驱逐出去。而且也有在那里改变航线回到出发地的船不会被袭击的记录。

阿尔萨斯:这能成为什么的证明吗?

阿尔萨斯正常地说话了。。。

夏雾:能考虑这是类似于动物的威吓吗?

阿尔萨斯:说不定有人在背后指使。

夏雾:当然也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如果深海舰有智力,如果背后有人在指挥这个舰队的话,应该早就和人类接触的吧。

阿尔萨斯:嗯。。这样啊。这也是一个一直没有解决的悬念。

夏雾:所以,我的结论是,“深海舰”既不是宇宙人也不是深海文明,更不是恶魔。“深海舰”是原本住在深海里,我们没有认知到的生物。我想她们因为环境的变化还有领地的争夺而浮了上来,因为生息的环境变了而与人类起了争执。

我好好地说明了我的想法。。。了吧。

阿尔萨斯:嗯。。

克劳塞维兹:夏雾,这个结论有点强行吧。

夏雾:是的 我知道这个。

我比起任何人都觉得我的这个结论很强行。因为明确的证据不足。即便如此,也不能不说,“深海舰是与我们没有关系的存在”。如果真的能证明的话,说不定能消除我的不安,说出“深海舰与我们没关系。”

纳尔逊:哈哈哈,这不蛮好的吗。这道理并不是不通。

克劳塞维兹:纳尔逊。。

纳尔逊:我觉得夏雾的意见很有趣。

克劳塞维兹:纳尔逊,我感觉最近你的说话方式越来越像密苏里了。被影响过头了吧。

纳尔逊:没有这样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属第四舰队,相比纳尔逊的说话口调而言,感觉她周围有着密苏里那样的氛围。

阿尔萨斯:难道纳尔逊你在在意什么事情吗。

纳尔逊:真不愧是阿尔萨斯,感觉那么灵敏。

克劳塞维兹:真的是这样吗,纳尔逊?

纳尔逊:实际上刚刚上报了“可以观测到深海舰有同类斗争”的报告

夏雾:诶?

我很在意纳尔逊这样悠悠地讲着可怕的事情但是。。。。诶?

克劳塞维兹:给我等一下!这样的报告。。。为什么一开始不说。。!

纳尔逊:就想来这里听听你关于这件事的意见。。。

纳尔逊的事情,是这个啊。。。

纳尔逊:当然已经和马克思联络过了。明天会在参谋本部召开临时会议。

克劳塞维兹:这样的啊。。但是这样的话现在眼下的状况可能有所改变。

阿尔萨斯:嗯。

夏雾:那。。那个。那么重要的事情,让我听见真的好吗。。。

纳尔逊:没关系,夏雾你也要参加临时会议,发表你刚刚的理论。

夏雾:诶!?

不行啊,因为过于震惊发出的声音太响了。

克劳塞维兹:纳尔逊,又随便决定事。。。但是,这次我也同意了。

阿尔萨斯:我没有意见。

夏雾:那个,我参加真的没问题吗。

克劳塞维兹:自信点,夏雾。

纳尔逊:夏雾是很可靠的人。胡德会很羡慕的哦,哈哈哈。难道不只是仁淀,又一个瞩目的新人出现了呢。

夏雾:不不。。。过奖了。

纳尔逊:那么明天的会议就拜托你发表了哦。

夏雾:好的,我会加油的!

我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对于发表这件事情完全没有自信。而且就是明天。。。那么快。感觉遇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必须好好准备练习发表!

软件截图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v1.0.7截图0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v1.0.7截图1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v1.0.7截图2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v1.0.7截图3
苍青的海市蜃楼安卓版v1.0.7截图4
猜你喜欢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0)

昵称:
表情: 高兴 可 汗 我不要 害羞 好 下下下 送花 屎 亲亲
字数: 0/500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